北京年产“天敌昆虫”3000亿头 它们怎么量产出来的|北京_ 新闻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

  原标题:北京年产“天敌昆虫”3000亿头 它们怎么量产出来的

  新京报讯(记者 杨亦静)春生夏长,秋收冬藏。夏天是万物最活跃的季节,田间的庄稼、蔬果都在旺盛生长,而地头上的小虫子也在忙着啃食作物。京郊的田间,有一些益虫,它们专门捕获危害作物的害虫。

  这些有益的天敌昆虫都是从哪里来的呢?新京报记者了解到,目前北京市拥有14条生物天敌生产线,能生产20余种生物天敌,年产天敌数量达3000亿头。近日,记者来到位于延庆区康庄镇的北京阔野田园生物技术公司进行探访,看看这些保卫农作物安全的小虫子都是如何生产出来的。

  瓢虫生产车间。新京报记者 杨亦静 摄

  现代版的“傍不肯”

  延庆区延庆镇广积屯村的一座黄瓜大棚里,黄瓜叶片上有一些白色的蚜虫在危害植物生长。

  北京市植保站专家在黄瓜茎上悬挂了一些龟纹瓢虫的虫卡。黑色的龟纹瓢虫从虫卡里爬出,在叶片上挨个捕食蚜虫,运用这种“以虫治虫”的方式,可以大大减少农药的喷洒。

  龟纹瓢虫卡里面有至少20个虫卵。新京报记者 杨亦静 摄

  随着社会的发展,近几年,人们对食物的健康和安全问题格外在意,绿色食品和有机食品更加受到人们的青睐,不少人希望“复兴”传统耕作方式,不用化肥和农药,保证送入口中的食物更加安全,而“以虫治虫”的生物防治方法正是安全消灭虫害的一种重要方式。

  说起“以虫治虫”这种生物防治方法,在初中课本上就有一篇名为《以虫治虫》的古文,文章出自北宋沈括所著《梦溪笔谈》,里面记述了宋神宗元丰年间,庆州地区的田地里出现了一种名为“傍不肯”的益虫,它可以消灭害虫“子方虫”,从而使农作物丰收,是一种“一物降一物”的生物防护方法。

  如今,在农业生产中,以虫治虫的生物防治方法应用也十分广泛。据了解,昆虫天敌消灭害虫的方法主要有两种,一种是捕食,一种是寄生。去年,在防治祸害粮食的首要害虫草地贪夜蛾时,北京市植保部门就使用了螟黄赤眼蜂、东亚小花蝽、大红犀猎蝽和异色瓢虫等天敌进行防治,而这些天敌昆虫,在北京本地的昆虫企业都有生产。

  悉心照料天敌昆虫

  在延庆区康庄镇的阔野生物技术公司车间里,工作人员正从大烟叶上剪下一片片带着瓢虫卵的小叶片,再将几片仅有小指甲盖大小的叶片放入虫卡中粘好,保证每个虫卡里至少装有20个瓢虫卵。

  工作人员正从烟叶上剪下虫卵制作瓢虫虫卡。新京报记者 杨亦静 摄

  “这就是我们生产异色瓢虫和龟纹瓢虫的工作间,虫卡都是手工制作的。”阔野公司总经理张红艳介绍说,工作人员从基地所在的园区采集带有蚜虫的植物,例如烟叶、灰灰菜(一种野菜)等,将这些蚜虫作为瓢虫的“食物”,放置成年瓢虫在植物叶片上“进食”后,瓢虫即会在叶片上产卵,工作人员再将虫卵收集起来,制作成虫卡。

  目前,工厂里一天可以制作4000余张虫卡。

  烟叶上的蚜虫是瓢虫“饲料”。新京报记者 杨亦静 摄

  据了解,阔野是北京最主要的天敌昆虫生产企业之一。

  共生产巴氏新小绥螨、智利小植绥螨、东亚小花蝽、烟盲蝽、异色瓢虫和龟纹瓢虫等7种天敌昆虫。

  东亚小花蝽。新京报记者 杨亦静 摄

  相比养殖畜禽,养昆虫对环境的要求更高,虫子既怕冷又怕热,需要将生产室的温湿度调节至昆虫最喜爱的范围,“一般要求26℃-28℃,所以我们车间里都安装了空调,无论是炎夏还是寒冬,都能保证温度在20多。湿度的话,一般40%-50%就可以,但巴氏新小绥螨喜欢潮湿的环境,需要达到90%。”张红艳说,虽然虫子很小,但每一头都是心血,不想让它们死掉,工作人员都尽力呵护虫子。

  虫虫工厂里的生物链

  自古以来,昆虫对人类的生活就有很大的影响,人们享受着昆虫产出的蜂蜜、蚕丝,同时也饱受蚊蝇和啃食庄稼害虫的骚扰。人类根据昆虫对自己有益还是有害,将昆虫划分为益虫或害虫。

  在天敌工厂中,不论是益虫还是害虫,都需要精心培育,让它们遵循天性来吃喝繁衍。养益虫的同时,还需要养害虫作为食物,工厂内也形成了一种生物链,“比如说我们养智利小植绥螨,就要养它的食物,也就是红蜘蛛(叶螨),这是一种啃食植物的害虫,所以我们还要栽培一些红蜘蛛喜欢的作物来给它们吃。”

  植保站专家在辣椒上放东亚小花蝽,防治害虫蓟马。新京报记者 杨亦静 摄

  记者在昆虫工厂里看到,有工人正在搬出一盆盆芸豆和蚕豆,“这是用来养红蜘蛛和蚜虫的”,北京市植保站农艺师孙贝贝告诉记者,生产昆虫天敌,要保证它们的食物足够多,就需要在养害虫时保证种群足够大。

  正如家禽会生病去世一样,昆虫也会生病死亡,“养昆虫其实挺不容易的”,总经理张红艳说,有时候遇到阴雨天,蚜虫等虫子很容易得病死亡,“除了生病之外,我们还很怕虫子受到‘污染’。”

  主要易受污染的是天敌昆虫的食物,也就是各种害虫,所谓的“受污染”就是有其他益虫将害虫吃掉,影响产卵。张红艳告诉记者,除了在车间见到的直接从园区收集带有蚜虫的植物外,工厂还会自己养一些蚜虫作为天敌昆虫的食物。这些作为益虫“口粮”的蚜虫,很容易被污染,“比如有一些蚜茧蜂会飞到车间里,这是一种在蚜虫体内的寄生蜂,一旦被寄生了,蚜虫就变成了‘僵蚜’,无法继续做瓢虫的食物了,食物没有了,瓢虫也很难继续养。”

  张红艳说,红蜘蛛(叶螨)也特别容易被污染,因此,在生产过程中要时刻小心,不让其他昆虫进入生产车间,“人也不让随便进入,比如过敏体质的人对叶螨也有影响。”车间负责人表示,一旦发现污染情况出现,车间工作人员就会立刻清理作为害虫食物的植物苗子,再对出现污染的车间进行彻底的清扫、喷药,确保没有残留的天敌昆虫后,再重新开始养。

  小虫子守护农林业

  据了解,我国自上世纪70年代末期开始进行昆虫天敌方面的科研工作,至今已有40余载。有资料显示,目前国内最大规模应用的天敌是赤眼蜂,其他研究和应用较多的天敌昆虫种类有瓢虫、草蛉、花蝽等。

  据北京市植保站提供的资料显示,2019年,北京市已有11类24个天敌产品应用于我市蔬菜害虫防治,面积达22.39万亩,为农药减量发挥了重要作用。

  玻璃瓶养瓢虫,瓶中的害虫是瓢虫的食物。新京报记者 杨亦静 摄

  阔野田园生物技术公司自主研发生物天敌防治技术始于2013年,“我们是北菜园有机蔬菜公司成立的企业,因为北菜园种植的都是有机菜,不能打农药,所以我们很关注生物防治。”阔野总经理张红艳说,起初,市植保站等科研院所的专家会给基地提供一些昆虫天敌试用,发现消灭害虫的效果不错,“我们就开始尝试自己养,经过几年发展,现在规模起来了。”

  去年,阔野公司年产巴氏新小绥螨300亿头,东亚小花蝽、烟盲蝽年产各5000万头,异色瓢虫产量1.02亿头,智利小植绥螨最多,年产达到3亿头。

  如此大量的昆虫生产出来后,需要怎么保存呢?张红艳介绍说,一般都是根据订单量来生产昆虫,有需要就收集,“像瓢虫类的,虫卡制作完毕后,我们做过很多实验,能存放一周左右,卵的孵化率也没有问题。巴氏和智利这些捕食螨,成品出来后,低温4℃-8℃也可以放一段时间。”最脆弱的应属东亚小花蝽和烟盲蝽,最多放一晚,因此要在收集包装后,立刻发往需要的农企和农户手中,“我们运昆虫也是走快递,包装里用冰块来保证昆虫的运输环境。”

  夏季,正是一年中天敌昆虫生产高峰期,工人每天加班加点收集益虫。农业和林业都要依靠这些小虫子来消灭害虫,这一片片、一瓶瓶的小虫子,守护着农作物和树木的健康。

  新京报记者 杨亦静

  编辑 张树婧 校对 刘军